公 司 简 介
产 品 展 示
公 司 新 闻
集 团 荣 誉
雅 琪 获 奖
集 团 文 化
人 才 招 聘
留 言 板
联 系 我 们
总 裁 篇
社 会 功 绩
总 裁 花 絮
哲 理 歌 曲
哲 学 篇
  2017年06月24日
  法律判决书  





广 东 省 开 平 市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原 告:开平市雅琪塑胶机械模具厂(下称“雅琪厂”)。住所地:开平市赤坎镇五龙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邓潮聪,男,该厂经理。

委 托代理人:李民星,男,广东潭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昌仁,男,“雅琪厂”设计部主管。

被 告:钟如永,男,26岁,现住东莞常平镇德港精机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杨健强,男,广东巨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 托代理人:黄劲涛,男,广东巨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黄睿又雄,男,37岁,香港人,现住东莞常平 镇通盛冷水机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许炳权,男,广东巨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 告:陈伏强,男,44岁,湖南省邵阳人,现在押开平市看守所。

委托代理人:邓岳伦,江门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原告“雅琪厂”诉被告钟如永、黄睿又雄、陈伏强商业秘密侵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开庭时,原告的法定代表人邓潮 聪及其委托代理人李民星;被告钟如永的委托代理人黄劲涛;被告陈伏强及其委托代理人邓岳伦依法出庭参加诉讼。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张昌仁;被告黄睿又雄及其委 托代理人许炳权;被告钟如永及委托代理人杨健强没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 告“雅琪厂”诉称:“被告钟如永原受聘于雅琪集团公司(深圳)当产品推销员,后调到“雅琪厂”(开平)继续任推销员,他凭借对“雅琪厂”产品吹瓶机的市场 较为熟悉和所掌握的客户,萌发与他人合作生产吹瓶机的念头。1999年9月,被告钟如永向被告黄睿又雄提供一份《关于塑料中空成型机塑料制造、塑料中空生产建议书》,提出分工合作生产吹瓶机,并特别推荐了“雅琪厂”产品,指出“广东省内做吹瓶机厂商,质量能过关的只有雅琪厂”。被告钟与黄经多次协商后,决定成立德港精机有限公司合作制造吹瓶机,由被告黄睿又雄提供厂房和大部分资金,占股份六成,被告钟如永负责收集生产所需的技术资料和提供小部分资金,占股份四成。被告钟如永为获得原告的生产技术,于2000年2月28日与被告陈伏强签订《协议》,约定由被告陈提供6款吹瓶机,被告钟支付费用90000元。 被告陈按照原告的吹瓶机图纸绘制了两套图纸交给被告钟后,钟利用在原告处收集的配料单进行原材料和零配件的采购,按图制造出吹瓶机两台。被告陈伏强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商业秘密。而被告钟如永、黄睿又雄,明知原告是生产吹瓶机专业厂家,但为取得该厂产品设备的技术秘密,私下找到该厂掌握此项秘密的陈伏强,要求提供有关技术,并在取得原告的图纸、技术后,制造了2台吹瓶机。同时还抄袭和复制原告的宣传广告,准备进行销售,其行为也侵犯了原告的商业秘密。因此, 三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商业秘密,现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三被告停止侵权行为,消除因侵权所造成的影响,赔礼道歉;追缴、销毁三被告已制成的2台吹 瓶机;要求三被告赔偿损失50万元。

   被告钟如永答辩称:本人购买被告陈伏强个人利用业余时间设计的吹瓶机的机械部分图纸,并签订《协议》的行为,与原告没有任何关系。本人提出的设计要求, 是以美、德、法、意等国吹瓶机厂家的主要技术资料为设计前提,且本人所制造出来的吹瓶机的尺寸、外形、电器、液压和速度及传动部分、气动部分,都与原告的 产品不一样。加之原告的产品没有什么专利可言,故不构成商业秘密侵权请求法院依照事实依法判决。被告黄睿又雄辩称:本人与钟如永合作制造吹瓶机,大部份机械技术资料由钟负责,技术资料及图纸来源本人从不过问,直到停产时,亦未生产出一台合格的机器,至于陈伏强这个人,从未听说过,请求依照事实判决。被告陈伏强辩称:企业按图纸把产品制成并推向市场实际上已经把自己的产品图纸“秘密”公布于世,企业要保护自己的产品权益不受侵犯,主要通过申请专利来加以保护。从厂的图纸管理情况来看,资料柜从来没有交待专人保管并锁好,平时对员工没有保密方面的约束要求,和签订保密协议,除了装配图外,一般零件图都可以不经请示直接发给员工。本人为钟如永绘制两款机型的图纸,主要是根据自己的想法和经验重新设计的,在主要技术参数,外型结构、尺寸设计上都有较大的更新,但在某些部件的设计环节上参考了厂的部份图纸,这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但没有给厂造成直接的严重后果。请求原告宽恕和原谅,请求法院酌情处理。

    经审理查明:雅琪集团于1974年创建于香港,先后在深圳市和广东开平市投资设立福永星航塑胶制品厂和开平“雅琪厂”。1974年雅琪集团成功研制生产出第一台全自动塑料吹瓶机,其产品设计先进,操作简便,1981年首次荣获香港中华厂商会颁发的“新产品优异奖”。1987年荣获香港新产品奖及全场大奖工商司奖。其现有吹瓶机技术,是经过二十多年不断摸索改造,研究设计而形成的自己的技术,此技术获得多项产品质量殊荣。因而能带来较好的经济效益并具有实用性。原告“雅琪厂”是由香港雅琪集团投资的,于1998年12月10日在开平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注册设立的独资企业,同样是生产经营香港雅琪集团的吹瓶机产品。为了健全产品资料的保密制度,“雅琪厂”于1999年8月10日制订了《开平雅琪塑胶机械模具厂员工工作责任制》规定:“不得把本厂内部情况、营业状况、客户名单、技术资料等一切有关本厂的商业秘密泄露给任何人。下班离开工作岗位时,必须把有关技术资料、电脑软件、图纸文件收藏好,不得携带离开本厂”。并设定专门的办公室和文件柜,规定包括被告陈伏强在内的3名技术员保管使用图纸和严格的门卫检查制度。被告钟如永于1998年10月在深圳福永星航塑胶制品厂任推销员。1999年8月调入原告“雅琪厂”继续任产品推销员,于1999年9月向被告黄睿?又雄提供《关于塑料中空成型机塑料制造、塑料中空生产建议书》提出分工合作吹瓶机,及对产品进行可行性预测,并向黄睿又雄推荐了“雅琪厂”的产品,指出“广东省内做吹瓶机的厂商,质量能过关的只有雅琪厂”。双方经多次协商后,成立德港机械有限公司分工合作制造吹瓶机,2000年3月正式开始加工。由被告黄睿又雄提供厂房和出资大部分资金,被告钟如永负责收集生产所需的技术资料和出资小部分资金。被告钟如永为了获得原告的生产技术,于2000年2月28日与被告陈伏强签订《协议》约定:被告陈伏强提供6款吹瓶机,被告钟如永付费用90000元。此后,被告陈伏强按照原告的吹瓶机图纸,仅对某些零件的尺寸稍作改动,先绘制了一批○45、○70两款机型的吹瓶机图纸,交给被告钟如永得报酬18000元。被告钟如永得到图纸后按照自己在原告处工作时所搜集的配料单进行原材料和零配件采购,按图制造出2台吹瓶机,其产品外形与原告的产品外形相似,工作原理和结构特点相同,但未出售使用。同时被告钟如永还抄袭和复制了原告的宣传广告。在诉讼中原告提出放弃赔偿损失50万元的诉讼请求的申请。

    在诉讼中,本院委托江门市技术监督局对原告和被告陈伏强绘制的○45、○70两种型号的吹瓶机机械部分的主要图纸进行鉴别,其结论是:“通过对两份图纸进行比较鉴别,可以确定两者生产的吹瓶机其外型相似,工作原理、结构特点相同,某些尺寸有所改动,即一份图纸是在另一份图纸的基础上进行改动”。

    另查明:被告钟如永在第一台机造出来后曾向王柱锦(另案处理)推销,王得知被告钟制造机器所需的图纸是由被告陈伏强提供的,于是通过原告雅琪厂的职员邓×玲的牵线认识陈,向其提出付报酬获取雅琪厂吹瓶机图纸的要求,陈答应王的要求,王将50000元以陈的名义存入开平市中行储蓄专柜。陈得到存折后利用下班后办公室无人之机,多次将该厂○45、○70、○150等吹机图纸拿出交邓复印后,由邓交给王柱锦。陈在此案中构成公司人员受贿罪,于2000年12月20日被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本院认为: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和经营信息。首先,原、被告争讼的○45、○70型吹瓶机技术及图纸,是原告经过二十多年不断摸索,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对产品液压系统、气动、变频器控制,螺杆速度等系统及技术参数等方面不断进行技术改造所形成,是原告自己的劳动结晶,他人是不能从公开渠道获取,不为公众所知悉的商业秘密;其次,由于技术不断改进,吹瓶机的质量大大提高,具有竞争优势,所有权人因此获取到很大的经济收益和多项荣誉;再次,原告对吹瓶机的机械图纸设有专门办公室和文件柜保管,规定包括陈在内的3名技术员及工程师负责保管使用,并订有“员工工作责任制”,应视为采取了适当的保密措施。可见,原告的吹瓶机技术及图纸,符合商业秘密构成的三个条件,属于商业秘密。被告陈伏强在受聘于原告处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按照原告○70、○45的吹瓶机图纸,对某些零件的尺寸稍作改动,绘制了一批○70、○45的吹瓶机图纸交由被告钟如永组织生产,其产品外形与原告的产品相似,工作原理,结构特点相同。江门市技术监督局的鉴定结论足以认定这一事实。综上所述,被告陈伏强的行为已侵犯了原告的商业秘密,而被告钟如永、黄睿又雄明知被告陈所提供的技术信息图纸是原告的商业秘密而故意获取和使用。且被告钟如永为便于今后销售产品,还抄袭和复制了原告的宣传广告,被告钟、黄的行为也侵犯了原告的商业秘密,三被告的行为已构成侵犯原告商业秘密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原告要求三被告共同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追缴和销毁已制成的2台吹瓶机,理由充分,应予支持。原告在诉讼中提出放弃赔偿损失50万元的诉讼请求,没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34条第一款第(一)、(九)、(十)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三)项及第二款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钟如永、陈伏强、黄睿又雄立即停止使用属原告“雅琪厂”所拥有的○45、○70型号的吹瓶机技术秘密进行吹瓶机的生产和销售。

二、被告钟如永、陈伏强、黄睿又雄应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天内向原告“雅琪厂”登报赔礼道歉(限在《南方日报》,登报内容需经本院审查)。

三、被告钟如永、陈伏强、黄睿又雄要消除因侵权所造成的影响和承担对吹瓶机这一技术信息的保密义务,不得擅自扩大知悉范围。

四、追缴和销毁被告已制成的○45、○70型号的2台吹瓶机及图纸。

    本案的受理费100元,图纸鉴定费5000元共5100元由三被告共同承担,各分担1700元。上述款项原告已预交,三被告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迳付该款给原告,本院不再另作收退。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温洁莺

审 判 员:吴巨喜

审 判 员:邝锦球

二○○一年三月十五日

书 记 员:周锦波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1)江中法民终字第214

    上诉人(原审被告)钟如永,男,19751023日出生,广东省廉江县人,住东莞常平镇德港精机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杨健强,广东巨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黄雄,男,1963117日出生,香港人[身份证:H111740A],住东莞常平镇通冷水机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许炳权,广东巨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开平市雅琪塑胶机械模具厂(以下简称雅琪厂),住所地:开平市赤坎镇五龙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邓潮聪,该厂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贺国帅,广东风采新纪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民星,广东潭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陈伏强,男,1956615日出生。湖南省邵阳人,现在押于开平市看守所。

    上诉人钟如永、黄雄因商业秘密侵权纠纷一案,不服开平市人民法院(2000)开法民初字第8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查明:雅琪集团于1974年创建于香港并生产出第一台全自动塑料吹瓶机,在1981年荣获香港中华厂商会颁发“新产品优异奖”,1987年荣获香港新产品奖及全场大奖工商司奖。1998年雅琪集团在开平市独资设立雅琪厂,专业生产塑胶机械、塑胶模具等产品,并且有较好的经济效益。正如钟如永与黄雄合作生产吹瓶机进行可行性预测报告中叙明:“开平雅琪厂与深圳星航塑料厂均是香港雅琪的附属公司,自制吹瓶机40多台,年产值5000多万港元,广东省内做吹瓶机的厂商,质量能过关的只有雅琪厂”。

    1999810日,雅琪厂为了健全产品资料的保密制度,制订了《开平市雅琪塑胶机械模具厂员工工作责任制》,此厂规明确:不得把本厂内部情况、营业状况、客户名单、技术资料等一切有关本厂的商业秘密泄露给任何人。下班离开工作岗位时,必须把有关技术资料、电脑软件、图纸文件收藏好,不得携带离开本厂。并设定专门的办公室及文件柜,规定包括陈伏强在内的3名技术员保密使用图纸和严格的门卫检查制度。

    19998月,钟如永、陈伏强同时从深圳永星航塑胶制品厂调入雅琪厂,钟如永继续任产品推销员,掌握雅琪厂经营信息及运作,陈伏强继续任技术员,掌握雅琪厂技术资料。同年9月,黄雄欲经营吹瓶机,而与钟如永联系,钟如永向黄雄提供了一份《关于塑料中空成型机塑料制造、塑料中空生产建议书》,详细分析了生产吹瓶机及其制成品的前景、市场行情、经营运作等,并提出与黄雄合作吹瓶机。后经多次协商,由黄雄提供厂房和大部分资金,钟如永负责收集生产所需的技术资料和小部分资金,成立德港机械有限公司。钟如永为了获得生产技术,于2000228日与陈伏强签订《协议》,约定:陈伏强提供6款吹瓶机图纸,钟如永付费用9万元,最迟在200010月完成。陈伏强参照雅琪厂吹瓶机设计,绘制了φ45、φ70两款吹瓶机型图纸,交付钟如永并获得1.8万元报酬。钟如永按照在雅琪厂工作时搜集的配料单进行原材料和零配件采购,制造了2台吹瓶机,但未出售及使用。钟如永在第一台吹瓶机制造出来后,曾向王柱锦推销,王得知钟制造出来的吹瓶机所需图纸是陈伏强提供,于是通过雅琪厂职员邓×玲的牵线认识陈,向其提出付报酬获取雅琪厂吹瓶机图纸的要求,陈答应王的要求,王将5万元以陈的名义存入开平市中行储蓄专柜,陈得到存折后利用下班后乘办公室无人之机,多次将该厂φ45、φ70、φ105等吹瓶机图纸拿出交邓复印,由邓交给王柱锦。陈在此案中构成公司人员受贿罪,于20001220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原审法院受理雅琪厂诉钟如永、黄雄、陈伏强商业秘密侵权纠纷一案后,委托江门市技术监督局对雅琪厂、陈伏强绘制的φ45、φ70两种型号的吹瓶机图纸进行鉴别,结论是:“通过对两图纸进行比较鉴别,可以确定两者生产的吹瓶机其外型相似,工作原理、结构特点相同,某些尺寸有所改动,即一份图纸是在另一份图纸的基础上进行改动”。

    案经原审法院审理认为:雅琪厂的φ45、φ70型吹瓶机技术及图纸,是雅琪厂经20多年不断摸索,进行技术改造形成的,由于技术的改进,使吹瓶机质量大大提高,在市场竞争中具有优势,能给雅琪厂获得很大的经济利益,雅琪厂对吹瓶机图纸设有专门办公室和文件柜保管,且规定包括陈伏强在内的3名技术人员负责保管使用,并订有员工工作责任制,即已采取适当的保密措施。可见雅琪厂φ45、φ70吹瓶机图纸属于商业秘密,陈伏强、钟如永在受聘于雅琪厂工作期间,钟如永以利诱陈伏强的不正当手段;由陈伏强利用职务上便利,按照雅琪厂φ45、φ70吹瓶机图纸,对某些零件尺寸稍作改动,绘制了上述二种型号图纸交给钟如永、黄雄参与使用了上述图纸,并制造了2台吹瓶机,钟、黄、陈三人的行为共同侵犯了雅琪厂的商业秘密,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有关规定,雅琪厂诉请三被告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追缴和销毁已制成的2台吹瓶机,理由充分,应予支持。依《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九)、(十)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三)项及第二款的规定,判决:(一)、钟如永、陈伏强、黄雄三被告立即停止使用属雅琪厂拥有的φ45、φ70型号的吹瓶机技术秘密进行吹瓶机的生产和销售。(二)、三被告应于判决生效十天内向雅琪厂登报赔礼道歉(即在《南方日报》,登报内容需经原审法院审查)。(三)、三被告要消除因侵权所造成的影响和承担对吹瓶机这一技术信息的保密义务,不得擅自扩大知悉范围。(四)、追缴和销毁被告已制成的φ45、φ70型号的2台吹瓶机及图纸。受理费100元,鉴定费5000元,均由三被告负担,三人各分担1700元。

    上诉人钟如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①上诉人从未听说过雅琪厂制订《开平雅琪塑料模具厂员工工作责任制》此文件,陈伏强也未见过;②上诉人与陈伏强签订协议,并不是为获得雅琪厂的生产技术,而是陈具有丰富经验的专业人员;③吹瓶机技术是一项较成熟的技术,生产吹瓶机仅中国不下百家,各厂家都能从公开途径获得该技术,雅琪厂吹瓶机技术不属商业秘密,且吹瓶机各个型号设计大同小异,工作原理、结构特点各国生产的都是基本相同,技监局的鉴别结论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请求二审依法撤销一审判决,驳回雅琪厂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黄雄也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上诉人仅投资设立吹瓶厂,由钟如永负责组织生产,对吹瓶机的图纸来源、如何生产本人一概不知,原审判决损害了上诉人的利益,请二审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雅琪厂口头答辩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处理恰当,请求二审维持原判。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时无提供新的证据。

    根据上述当事人确认的证据、事实及对当事人争议的证据的认证,本院因此确认了本院以上查明的事实。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雅琪厂的φ45、φ70型号吹瓶机技术及图纸,经过雅琪集团二十多年摸索、改造,形成自己的技术,此技术获得多项产品质量殊荣,具有竞争优势,雅琪厂为此对吹瓶机的图纸设专门办公室和文件柜保管,规定包括陈伏强在内的3名技术员负责保管使用,订有员工工作责任制,已采取了适当的保密措施。故雅琪厂的上述技术及图纸是不能从公开渠道获取,不为公众所知悉的,能为雅琪厂带来经济利益,且经雅琪厂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

    陈伏强、钟如永在受聘于雅琪厂工作期间,钟如永为与黄雄合作生产吹瓶机,与陈伏强签订协议,利诱陈伏强取得雅琪厂吹瓶机的生产技术,陈伏强则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按照雅琪厂φ45、φ70的吹瓶机图纸,对某些零件尺寸稍作改动,绘制了一批φ45、φ70的吹瓶机图纸交给钟如永,由钟如永与黄雄合作组织生产了2台外型相似,工作原理、结构特点相同,某些尺寸有所改动的吹瓶机。故此,陈伏强违反雅琪厂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和允许他人使用雅琪厂所掌握的商业秘密;钟如永以利诱方式获取雅琪厂的商业秘密,且与黄雄合作生产,共同使用了钟如永用不正当手段获取的雅琪厂的商业秘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一)、(二)、(三)项及第二款的规定,陈伏强、钟如永明知道上述行为违法,黄雄也应当知道其上述行为违法,仍获取、使用和披露雅琪厂的商业秘密,已构成共同侵权行为。原审法院判决钟如永、陈伏强、黄雄三人应共同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及追缴和销毁已制成的2台吹瓶机,是恰当的,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钟如永、黄雄认为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本院予以驳回。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钟如永、黄雄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李均成

审判员黎娅

代理审判员曾德军

二○○一年九月七日

书记员梁翠明